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郭大刚 > 鲸落

鲸落

//巨大的海洋精灵的生命走向终点之后,徐徐坠入沉海,形成鲸落(Whale Fall)-在黑暗的深渊里,以各种厌氧分解者为主的生态循环系统,生命周期可以长达百年。//
 
消费金融提供服务的客群对象是次级客群。
 
这部分客群往往收入不稳定,但是消费刚性,所以才会需要表外融资来解决短期现金流短缺导致的流动性问题。
 
这部分客群往往受到宏观经济波动带来的影响,客观反映为就业波动。当然,主要是偿贷能力衰退导致的,而非不具备主观偿贷意愿的欺诈。
 
往往表内信贷记录良好,征信数据无违约,但是表外已经多头负债,甚至已经破产,即使表外融资成本远大于表内。
 
这也就是因为征信无法覆盖表外,表外信贷记录无法入表,而且呈现大量代偿,导致表内信贷行为记录数据污染,直至出现表内信贷恶化。
 
因为表外信贷记录数据割裂,也就还会导致被动偿贷意愿消失,呈现出更高的逾期率、坏账率、代偿率。
 
如果偿贷能力缺失可以通过降低申贷通过率提高审贷要求可以抑制的话 ,主动偿贷意愿可以通过强化反欺诈来遏制的话,抑制被动偿贷意愿下降的唯一方法是通过定向授权信息交换和外溢切断表内外信贷来源来提高违约成本,遏制逃废债。
 
这已经超出了征信的范畴。金融征信的职能有两个:
 
一是客观记录信贷行为产生的过程和信贷内容;
 
二是保持这些信息在合法的前提下可被查询。
 
对于表外业务,需要构建新的信息交换方式。
 
宏观经济环境波动带来的从产业到消费的影响,是具有周期性的。偿贷还款能力的周期基本上是四分之一或者三分之一宏观周期。但是,不排除即使还款能力具备依然被动偿贷意愿缺失。
 
而且在经济周期低谷阶段,表外主要的挑战就是被动偿贷意愿下降,体现为表内贷偿上升和信贷数据污染。
 
这个时候,经济周期中信贷机构主动调整,就成为理性的选择。
 
那么,表外的信息是如何形成的呢?
 
2008年之后,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基于手机平台的支付业务蓬勃发展,补充信贷直融业务模式也创新不断,前后有5千多万人通过这种模式向8千多万人提供了信贷。当然,骗子们也不会放过捞财的机会。前后发现的这类群体和个人,不少于500万。这些信贷行为痕迹就是表外信贷行为的初始化过程。
 
伴随着市场主体清理,这些信息就好比鲸落一般,成为喧嚣一时的补充信贷直融业务模式留给中国未来零售金融领域的馈赠。
 
秉承补充信贷直融业务模式的市场主体,在出清和转型过程中,更可以充分利用这部分资源成为电商等高度依赖互联网流量的平台,盘活存量资产,极大化价值-别忘了,电商消耗资源最大的就是流量,而这部分流量可以在是市场出清过程中重构市场主体的现金流,为机构主体退出提供充足的资金保障。
 
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约谈了部分辖区属地内网贷机构,落实三降事宜。
 
三降意味着业务的产品结构要调整到短期产品上,要不然就会导致平台经营性收入现金流枯竭,而不得不裁员降成本。这就对平台机构的风控提出了更高要求,对平台流动性管理提出了更高要求。 
 
平台流动性管理工具、压力测试工具、现金流结构分析工具、成本优化工具等等,都需要落实到位,切实应用起来。
 
如何凭借既有资源重构现金流结构,是网贷机构市场化出清的关键点。在出清市场的时候,现金流是重要的指标。没有现金流,要想出清,代价就会非常大。那么,如何把握现金流呢?
 
往回望 如果无法确定形成现金流的业务,就不要加杠杆,因为杠杆会放大风险敞口。
 
现金流也是可以构造的。如何凭借既有资源重构和优化现金流,是体现出清市场阶段主体客观意愿的重要标记。主观意愿是基点。没有谁能有啥办法叫醒装睡的人。当然,仅仅有资源还是远远不够的,别忘了有个词叫做-鲸落。在某种意义上来讲,也是资源,也具有可挖掘的价值。只有有主观意愿才能充分利用资源。剩下就是技术问题了。细节决定成败,想再好,不做、不试,本身就是失败。这就要有组织能力、操作能力、自我纠错迭代,一系列…
 
//也许之后不再会有中国网贷公司赴美上市了吧。
 
就此别过。
 
往者俱往矣,观潮起潮落,
 
来者居上兮,望代出豪杰。//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