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郭大刚 > No.47-当前,中国消费金融的普惠性

No.47-当前,中国消费金融的普惠性

//贝多广教授讲过一个很有意思的topic:在中国,消费金融也是普惠金融的一种形态。

这个话题切中了从2016年研究校园贷到现金贷到消费金融的我的思路。//

2017年7月15日,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强调了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三项任务。金融市场中,缩表、去杠杆得以有效推进。房地产价格过快上升得以抑制。居民项下资产负债结构调整日渐清晰,负债率趋于稳定。以往过高过快增长的房价以及相关的负债,抑制了的消费需求得以释放。

同时,资本膨胀周期末端,盲目创业和资本驱动的泡沫挤出,也是的消费升级预期确定。

2017年10月18日,十九大胜利召开,明确了“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消费金融正是解诀这个矛盾的金融工具之一,可以实现需求带来的资金峰值和稳定持续现金流的转换,从而惠及广大人民生活需要。

历史上,发达成熟经济体由于消费金融降低了高消费门槛,而导致过度消费,从而不把消费金融纳入普惠金融范畴。

但是,对于现阶段的中国,正处于消费升级阶段,而且市场中不平衡不充分是广泛的,所以,有别于历史上别国的消费金融。

由于中国居民项下相对较高的储蓄率,以及固定资产投资收益下降带来的杠杆率趋于稳定,出去居民项下固定资产和对应负债以外,消费比例仍然有相当的提高空间,使得长期被抑制的消费需求得以持续释放,同时,由于中国制造的崛起,对于内需供给具备了相当的条件,所以,消费升级是必然。

当然,中国现阶段消费金融的挑战主要来自于反欺诈风险,而不是过度消费。这就对现阶段中国的征信体系和法律体系提出了需求。

消费金融的供给部门,目前看,主要是持牌机构。规模和数量远不能满足市场需求。这对制度安排也提出了新的需求。如果市场缺乏正常供给,那么就会有非法的组织形态应运而生,这些组织形态不会进行规模投资来建立核心能力,从而必然累积风险,最终导致市场崩溃。

这就对市场制度支撑服务体系提出了新的需求。所幸,现在技术条件发达,对于业务风险、行为过程都可以通过对全量业务数据的采集奠定AI基础来进行风险判断和甄别,做到事中发现和控制、化解,而不必等到结果出现再事后追责。

基于互联网环境的消费金融,虽然小额分散,但是由于面向非特定一般个体公开开展业务,互联网的外部性效应明显,更容易由于市场预期情绪的变化而引发系统性的社会风险。这就对提供服务的机构的能力提出了新的挑战。

消费金融资产,如果进入机构间市场,可以通过专业机构的市场化定价,结合必要的金融工具,重新发现风险和分散风险。如果单一机构支持资产,则必然累积风险。所以,机构市场机制也需要一定的安排。

结语:当前,中国消费金融具有普惠性,需要市场制度的完善优化才可以支撑。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