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郭大刚 > No.035_数字普惠金融和金融科技

No.035_数字普惠金融和金融科技

//早年,从业IT/通信/互联网行业,一直被一个问题困扰,萦绕其间:这些行业本身和与之相关的服务、知识产权的定价机制的原理如何?

在学校的时候,教授传授了经典的定价模式。在这个领域,出现了一些用这些即有模式无法解释的案例。在中国,当前市场机制下,更多的因素需要纳入实证的框架中来进行纠偏。

投身金融领域之后,作为后辈学生,曾经听到那么多前辈为普惠金融奋斗终身的故事。在移动互联网之后,似乎IT/通信/互联网相关的技术又一次点燃了希望的光芒。无数专家、学者、业者、监管者一次次从各种维度阐述着各种各样眼花缭乱的技术创造奇迹的概念和场景。有些已经完全颠覆了自己的认知。不得不静心思考,试图寻觅说服自己的思考框架。

自己把自己困在角落里走不出来,别人也进不来。

甚是苦也。

但求高人先哲指点顿悟。//

数字普惠金融(Digital Inclusive Finance)和金融科技(Fintech)的逻辑。

如果金融的效用是体现在资源配置后获得的超额收益率的话,小微无疑是具备的。但是,实施资源配置也是有成本的,归集需求,对需求分类甄别(KYC),进行资金精准配置,过程信息的反馈和优化,之后的后续处理等等,无疑不需要优化成本,无此则收益率会被摊薄而失去经济价值。过多的人为参与,导致可变成本累积而不能收敛,带来道德风险居高,管理成本无法摊薄.......。这也是当年研究SMB信息化过程中遇到的最核心的问题。如今,伴随着Fintech的成熟,诸如互联网、移动互联网、ML、BD、CC、AI、IoT等等各种技术日益普及,与人无关性在加速强化,似乎普惠也越来越近了。这是供给端的变化。可是,需求端是否还是静态的呢?是否原来的中小微企业的需求也会发生变化呢?资源优化过程是否也是资源配置扭曲呢?

就像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在中国形成世界最大应用规模一样。

原因在于中国利基市场规模能够更有效地在时间轴上体现为成本摊薄的过程,而不仅仅是中国普惠金融需求的绝对规模导致的。

而中国社会二元结构演进过程中持续的中小微企业创业需求相较于贫困阶层的需求要更具有可持续性。这就是中国中小微企业经营性金融需求比民间消费金融规模更庞大的原因。中小微企业经营性融资市场的政策敏感性相对于民间消费金融(甚至无特定资金场景)也更强。

互联网共享不符合人性。

共享,针对成本而言。和共享共生的就是共担。共担的就不仅仅是成本,而是针对收益(包括负收益)。根据预期理论中的阐述,人对于收益、成本、损失的不对称性,导致敏感性不同:损失最敏感,其次是成本,最后才是收益。所以,从优先级上考虑,首先是考虑出现风险之后如何分散风险和对冲风险,其次考虑的是成本的分散与收益的对等,最后才考虑如何最大化收益。基于此,互联网零边际成本的特征,分散风险成为有效的工具。从现象上看,在缺乏公共影响力的环境下,互联网上传播的信息更多的最大量的是不好的信息。也就是说,通过互联网更有利于分散风险,摊薄成本,而无法增大收益。这就是divid和share的区别。互联网上可以做到的是divid,而不是share。

如果一家商业机构始终只是以制度套利作为唯一的商业模式的话,是否具有持续性呢?

商业文明中的一个制度性设计环节就是破产保护。在征信完备和罪罚边界清晰的前提下,区分经营失败和主观恶意欺诈,是社会基础中间活跃的必要。谁可以想象,创业失败也会有牢狱之灾,那谁还会去创业呢?无法区分犯罪,最终就都是犯罪。制度的完备也许比表面上的繁荣来的更重要。

常话讲,金融之道在金融之外。

技术,乃至于高技术,对于普遍的社会公众而言,更具有信息不对称性,更容易被主观立意不良者用来进行欺诈。欺诈,更喜欢用高技术来伪装自己,甚至会产生所谓的“技术崇拜”。正是这样,这些人才有可能获得超额收益率。

而真正的技术广泛普遍应用,必然摊薄收益,所以获得的基本是平均收益。

如果技术被用于公共服务,那么只能获得无风险收益了。

让我们回眸看看那些股市里的技术公司吧。无一产品不是沿着这条曲线来穿越一个又一个周期的。在amazon的贝索斯成为首富的时候,你还记得motorola和BlackBerry吗?也许那些不过是白噪声而已罢了。

反过来仔细审视。

反倒是,技术的有效性和采用技术抑制风险的滞后性,会给整个系统带来新的稳定性和确定性的挑战,会把整个系统加速推向确定不稳定的一侧。

这就是最近一直在揣测的:下一轮金融危机源于金融科技,这也许是会发生的大概率事件。fintech也许就是那头一直冲过来的灰犀牛。

中国的金融体系需要的不仅仅是Fintech,换句话讲,Fintech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技术,不是万能的。没有技术,是万万不能的;只有技术,也不是万能的。

//一直都没有明白,为何荒郊野岭的总会冷不丁看到一段原木横在那里。原来,是方便坐在那里远眺狂野和山峦,是方便坐在那里仰望星空和明月,是在那里标记止步临险......

Wideness is always unrelaxe,but it is mark for human's spirit.//

原文链接。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