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郭大刚 > 下行期

下行期

//2017年5月21日,丁酉年乙巳月戊申日,农历四月廿六,小满。

廿年之后,右后槽牙还是彻底崩溃了。都是因为随手丢进嘴里想咀嚼清齿的一块软软的奶糖温柔地粘掉了早已裂痕四布的牙冠。

该来的,终究会来;该面对的,终究需要面对。

牙,终究要疼,那就放轻松,找一个确定的时间点,节省时间成本,痛痛快快地体验一下疼痛吧。

//

下行期的哲学和上行期是不同的。

上行期,加杠杆,多业务,对外投资,豪赌......因为有α,所以拼命博取超额收益率。经历了从2001年之后的这段制度双轨制之下的套利阶段分化的阶层似乎证明了个体的成功,忽略了更多是中国社会的宏观社会历史发展阶段过程中带来的制度安排下产生的系统性的α。绝大多数个体在被过度渲染的外部环境中,误认为是β代表的文化和能力以及主观因素带来的结果。

2008年9月那次波及全人类的危机之后,进入了漫漫的下行期。本应该尽早退杠杆、专注核心业务领域,对内加强投资提高抗风险能力和创新能力等核心能力,保持流动性,稳定确定地获得平均收益率.......

人类的固有的心理依赖的惯性,滞后于外部客观世界的变化。

身处下行期,依然抱定上行期形成的行为定式依赖的惯性,充分体现了人性非理性的一面。直到倒下,还不过怨天尤人,不明白α和β的区别,并不能明白个体和系统的差别,并不明白上行期和下行期的非对称性。

读过威廉·曼彻斯特笔下的《光荣与梦想》勾画的从1928年福特总统到1932年罗斯福总统上台前后,到1972年尼克松总统任期内水门事件的四十年间美国政治、经济、文化,以及社会生活的全景式画卷,细细读读本-伯南克的《行动的勇气》和《大萧条》,再细细读读米尔顿·弗里德曼的《自由选择》和《美国货币史》。留下来的不过一声叹息。

下行期的尾声,股和债进入了转换周期,加息、缩表、退杠杆,需要表内表外协同才有效。对于表内存量中流动性停滞和收益率下降的部分,要坚定地加息、缩表、退杠杆;对于表内存量中流动性强和收益率并未降低的部分,以及表内增量中流动性强和收益率并未降低的部分,要坚定地降息、扩表、加杠杆;货币政策让位财税政策之后,对于实体产业门类要给予差异化;存量中的去化部分无论虚拟还是现实,都要坚定地去化;前面政策导向驱动下形成的也没有必要等待民营部门的介入来去化,毕竟解铃还需系铃人;在去化过程中要注意次序,并不一定意味绥靖,更需要坚定地给出导向;资源要有效,而不是简单地行政免责地倾向于所谓的弱势,覆巢之下,强弱本无差异了。对于表外,由于风险后置,将迎来更惨烈的市场出清。

思考的顺序,首先是风险,其次是成本,再次才是收益;确定的和不确定的,主动的和被动的,都是前者优先。

风险、成本和收益,确定的和不确定的,主动的和被动的。

更喜欢选择主动地面对确定的风险和成本。最不愿的是被动地面对不确定的风险和成本。即使有意外的收益,也了无生趣,倍感屈辱和无力。

个体,在时间轴上,基于主观认识,通过主观选择,通过行为体现为客观存在的结果。

请投资者审慎。

请机构主体理性。

实例1:

征信,就是给出差异的依据。那么,为何需要这些差异呢?因为,服务和资源,相对于需求的有限性。但是,如果服务和资源无限供给呢?

在信息主导的时代,工业时代形成的金融标定资源效率的价值体系依然有效。但更高维的体系也逐渐建立了起来。标的不再相同。相对于绝对有限的物质和时间为代表的时空,相对于相对有限的金融体系,信息的无限性源于生产、传递、存储信息的零边际成本递减,确定了在高维下的新的以影响力为核心的价值体系基础框架。

做过几天建模,就敢说可以为金融行业提供服务了吗?要是风险资产定价由这些公司来掌握,他们真的有能力来对风险负责吗?更好奇,哪些民间金融机构敢使用它们的模型?真要用了这些所谓科技公司的模型,那民间金融机构还有什么核心能力呢?难道仅仅就剩下渠道能力了吗?

征信会不会是继Fintech之后的又一个一地鸡毛的领域呢?怎么理解企业征信呢?为何这些机构的标的都是个人数据和信息呢?都大声吆喝着政府应该加强信息共享?这些所谓征信机构的数据开放吗?是否还是重蹈资源性简单粗放套利的覆辙呢?信息更新的频次和规模从另一个层面上反映了数据源的有效性。如果把数据是为资源的话,信息时代的数据就如同工业时代的金钱。保有,产生风险和成本,不一定有收益。使用,才能产生价值附加。俗点讲,四处挖数找数的是矿工,用数的是锅炉工,搬数、存数的是煤老板。

非公部门需要商业利益驱动。这是比较容易形成闭环激励机制的。而公共部门是否可以通过商业利益来形成激励闭环呢?如何约束垄断公共资源方式的非市场套利行为呢?

征信核当强监管。

惩恶扬善,本身就是激励机制。但是,由于外部性,惩恶可以清晰地形成闭环获得正向的收益,而扬善呢?如何形成闭环激励呢?这就是外部性导致的非对称性。

更应该追本溯源地去坚定原则,杜绝套利之下的劣币驱逐良币。

实例2:

本世纪初至今,中国经历了的经济奇迹,是伴随着WTO之后,融入全球化京城中,中国社会的商业化发展历程呈现出的必然结果。这就是BAT成长的α。当然β代表的文化和能力以及主观因素也是不可或缺必要条件,但不充分。

想起了前不久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股东大会的场景,怎么那么像中国大陆某些公司的投资人见面会呢?世界只有一位巴菲特,而中国却有那么多这类景象的公司。如果物以稀为贵的话,是不是也会摊薄收益呢?

一夜之间起来的,也必然一夜之间下去,留下的不过是一地的鸡毛而已。

追涨杀跌最直观的后果就体现为个体的收益率遵从幂律。

不确定之下,唯一确定的就是不确定之下满池的黑天鹅。

黑天鹅没来,妖精却都现身了。

这样更好明确目标,需要的就是决心和行动。

宽容并不等于纵容。

镇住妖孽的辟邪之物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