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郭大刚 > 由网贷行业的媒体消息引起的担忧

由网贷行业的媒体消息引起的担忧

//个人理解,中国国内的“现金贷”业务与美国的payday loan有本质的差别。

“现金贷”在中国国内的业务标签是“微额”、“速贷”,都声称业务模式源自于海外的payday loan。声称市场规模都是基于对就业人口中低收入者的需求覆盖。基于信用,成本更多是贷后线下催收和贷前的信息对称性定价。

法律问题是解决交易的安排等等,前提是首先要有合理的业务逻辑和必要的持续盈利能力。

核心问题是要有清晰的风险边界和适当的风险控制/对冲的安排。

对于风险边界,如果机构没有明确的认识,那么就是要承受整体风险敞口的局面,那就需要做好相关的风险准备。

对于微额速贷(现金贷),是否在贷后上也比如信用是如何处理的呢?在贷前是否有适当性选择的内容呢?KYC上是否有特别的事项呢?credit方面么?对于工薪认定体系是否有比较呢?和宏观经济周期是否有相关性呢?

盲目的扩张交易额和存量规模,就意味着发展速度越快,风险累积越快。

越是大型的机构 肩负的社会和历史的责任越大。这就是外部性。早期发展期的企业都是找长板巩固根据地建立核心竞争力 成熟期的企业主要是补短板建立机制均衡发展。这就是前面十五年和后面十五年的区别。三十年河东山十年河西。成熟企业会在阿尔法之下建立贝塔,从而跨越周期。//

有关“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的报道,从2016年10月至今,已近半年,各部门的政策陆续出台,政策导向非常清晰。

2017年春节之后,进入3月,各个媒体都出现了有关现金贷、网贷行业交易规模和在贷余额数据的内容。

作为以中国民间金融和互联网金融为研究标的的观察者,看到这些媒体报道的内容,不免生出一丝的担忧来。

在中国当前缺乏征信服务基础设施的前提下,现金贷业务无法确定资金使用场景,无法解决多头负债带来的过度借贷问题,缺乏建立在大数据基础设施上的反欺诈核心能力,由于互联网的外部性导致借新还旧的庞氏骗局,崩盘只是时间问题,平台一旦通过互联网开展这类业务,骗贷者就像蝗虫一样蜂拥而至,啃噬完一个平台再到另一个平台继续,平台基本山就踏上不归路了,业务拓展速度越快,在平台上累积的信用风险就越大。甚至某些持牌机构也开展类似的业务,罔顾风险累积,一旦出现市场情绪驱动的情形,很可能快速传递,穿透风险防火墙,演变成系统风险。

当前,我个人坚决反对开展现金贷业务。

建议在加强民间借贷信息共享,建立和开放个人征信系统,在建立大数据反欺诈等核心风控的基础上,再考虑渐进地开展类似业务。

在一些新闻报道中,出现了在贷余额持续增长的内容。

在专项整治之下,如果网贷行业的在贷余额还上涨,是真实的资金需求驱动的吗?还是骗贷风潮再一次席卷?有专家说是,专项整治的小额分散政策导向之下,网贷机构积极进行产品结构调整带来的不降反增;有的专家说是,被动应对政策导向,继续创新叠加区域政策差异带来了存量新增和迁移双重驱动的结果;有的说,是消费市场迅速崛起带来的井喷驱动.........

我个人认为,在中国货币体系的框架下,治标治本,杜绝压下葫芦浮起瓢,要根除非法集资形成原因,简单被动的,只能带来风险收益提高下更严重的风险累积,直至最终崩溃,而现在互联网系统过度互联之下,一发千钧,无法简单隔离风险,无法独善其身,系统性金融风险和涉众性社会风险是风险防控的首要。

//凌晨三点,boston还在夜里,朋友们的电话依然不断,这些问题萦绕脑海里,也许是时差的缘故,无法在疲惫中安然入梦。

知者,谓之学生无缚鸡之力;不知者,谓之空忧。

唉!一声叹息。//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