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郭大刚 > 丁酉贺岁之萌鸡遐想

丁酉贺岁之萌鸡遐想

2017年1月27日丙申年腊月三十除夕,隔天就是丁酉年正月初一春节了。

五千人的微信和朋友圈里刷屏的是各种新春祝福,互联网不仅消除了时空的隔阂,还让那么多人念与不念之间彼此关联。

一个人静静地盘算着几天假期的安排-看看书、写写东西、陪妈妈和儿子看看电视聊聊天、给大家做几餐年节饭......家,一直都是中国人的原点,似乎从没有改变过。

街头百货店里巨大的交趾烧大公鸡伫立在橱窗里,给人的印象是那么突兀的华丽,写字楼里也是各种雄鸡造型。脑子里闪过的却是《拯救小兔》里那只邪恶妖娆的小黄鸡Carlos。Carlos雄心勃勃,要消灭复活节兔子,创造复活节小鸡。似曾相识的是早年互联网金融的鼓吹者们的形象也都闪闪的了。

从2012年的崛起,经历了2013年的人傻钱多速来,到2014年野蛮人的颠覆,再到2015年的互联网基本法开始从广义泛化被狭义定位,进入2016年的规范发展,面对2017年全球确定的不确定局面,注定中国的网贷行业进入了一个趋势预期确定的周期。钟锤从一端滑向了另一端。

2017年1月,Trump登台了,所有人都一致认为全球的外部性趋于不确定。经历了2017年1月的多空对战,似乎离岸市场的空头一片血色,但并不能改变基本面的方向。特辣粉,继酸辣法和麻辣粉之后,闪亮登场,成本继续上升,传导机制依然无法对最后一公里有效。既有金融体系存在的缺陷,在GDP窄幅波动下行的阶段,仍旧会推高表外资产的存量规模。当然,所谓的“互联网金融”由于现实外部性的客观存在,并不能为日益增长的表外资产带来流动性,资金、资产、信息依然会被各个市场主体分割,一体化的表外非标资产的场外市场的形成受到官方的约束依然只是一个梦想。堵,只能使系统风险的进一步累积。3月的英镑,无论是否有脱欧的影响,都可能会带来波动;6月底的时点,也可能会给金融体系带来压力;2017年8月24日的场景又会如何呢?......互联网金融,就好像一个尾矿坑,过度互联,风险叠加累积,外部性显著,缺乏基础设施的建设,持久缺失核心风险定价能力,反倒是喧嚣的市场过度宣传和营销,冒出来的泡泡越吹越大,小泡泡们虽然赔得底儿掉,依然撑着,寄希望于后来的接盘者轻信所谓的互联网估值实现万一的神话,谁都不想成为那一万的机会成本。撑下去,不破产,持续经营,也许会有机会。谁都不想,崩盘的时候,谁都逃不掉,也许崩溃的时候留下的不过一地鸡毛而已。

既有的持牌金融机构、国企央企、上市公司们,冷眼旁观,隔岸观火,看看之后谁会从这片火场里走出来,他们不缺钱、不缺资产、不缺技术能力、不缺投资强度、不缺战略、不缺基础设施、不缺团队,只待倒逼机制累积机会成本和收益平衡之后,链条已经在最薄弱的环节开始松动了,饱受机构间市场中核心机构的挤压,缺少生存空间的中小银行们,机会成本和创新带来的风险收益最容易匹配,静候2018春风再起。

移动互联网技术渗透到了社会的每一个干旱皲裂的缝隙里,民间金融就是最早开始萌动的那粒种子,就像十年前的第三方支付,每一个场景都会有人试图扎下根去,最后找到一个规模和成本匹配的场景一统江湖。互联网金融,似乎在消费、三农和小微等几个方面找到了机会,但不知道哪一种更适合市场选择。成功的故事似乎都比较类似,但失败总是各有不同。比创业者更多的是投机者们,他们如过江之鲫,即使使出洪荒之力也终究不能跃过龙门成就不凡。

技术仅仅是技术,有其效能边界,而非百木灵丹,把所有的问题都寄希望于毕其功于一役,倒不如撸起袖子加油干一个小目标来的脚踏实地。

2017年,稳定依旧是压倒一切的大局,也是大家的预期,那么,如何建立长效机制,释放风险,成为了共同的挑战,但结局不会因为主观愿望而改变,该来的终究会来,不管你接受还是不接受,就像当年的.com、团购、电商、O2O等等,MSN、Yahoo都没了,还有什么不能逝去的呢?只看到活着的万一,没看到倒下的一万。这也许就是超额收益的来源吧。前期互联网金融的狂飙,正是外部环境宽松的产物,但监管套利终究是有时间窗口的。

2017年,唯一确定的就是充满着预期的不确定。甩也甩不掉,美好的愿望年年都可以有,结局却并不一定。满池的黑天鹅,总比遮天蔽日的蝗虫要好些。因为真到了那一天,即使那一线光明也毫无意义了。

邪恶的Carlos终究还是没有得逞,人类依然拥有复活节的兔子,人类也依然拥有着美好的未来,人类依然会年复一年的充满希望,因为总有人有机会从原点出发,只要我们没有放弃.......

最后,祝愿每一位正在努力、一直努力的朋友们,为了未来,为了矢志不渝的初心,能够不断向前,即使面对的是凛冬将至和未知茫然,终究我们经历的一切已经曾经辉煌灿烂足以铭记了。

一切才刚刚开始,努力不是为了逝去的时光,而是为了未知的光芒。

祝大家一切顺利。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