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郭大刚 > 碎片人生

碎片人生

//初冬的雪,使得空气质量提高了不少,广渠门依然车流不息,天色灰蒙蒙的,雪粒子刮在脸上,多了冬的味道。//

早起,忙忙碌碌出门会客,借道地铁,本来是早高峰,发现除了限流带来的人流阻滞之外,更多是由于部分年轻人埋头手机步履缓慢。

记得2008年之前,这种现象还是比较少的,一方面那时的地铁还没有现在这样的覆盖,更多是借助开放空间的公共交通工具,而不是地铁这样的封闭公共交通工具;另一方面,就是因为3G移动网络覆盖之后带来的移动互联网普及。之前的设计认为移动互联网更符合人类连续在线接入互联网的需求,更吻合人类对于信息随时随地无处不在的需求,人类也可以利用移动互联网充分利用各种碎片时间提高效率。

现在,我们确实可以使用UC和MI技术持续在线,随时随地处理信息,工作效率大大提升,工作始终都可以保持一个很高的强度,没有了碎片时间的同时我们也逐渐在信息洪流推动下丧失了我们对于自己的时间-也就是生命-的支配权。我们在把碎片时间串联起来的同时,也被割裂在各自的信息时空间里了。

我们最宝贵的资源,就是时间,因为生命一去不复回,所以,时间是无价的。由于个体投资自身劳动力的强度和规模不同,带来了个体劳动力价值差异。互联使得劳动力价值符合水桶效应,整个信息链条的价值取决于平均价值最低点,而由于过度互联带来和紧耦合、信息过载,使得我们每一个网络节点的效率取决于效率最差的那个节点。社会时间总量再次被移动互联网分割在各个信息包裹的空间和时间上。

由于外部性,每个个体的人生,被再次碎片化了。

静下来思考,人类发明各种技术,提高效能,技术有效能的边界,互联网的效能边界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正在深刻改变着整体社会、影响着每一个节点,对于某一个节点而言,产生的效能并不一定是我们希望获得的,剩下的,就是我们自己每一个节点的选择了。

当信息过载之后,新的信息不对称将回归于每一个节点的信息处理能力和主观选择。

互联网也许并不是我们自己想象的那个样子,我们感知的或许更多是某一个方面。脱媒、去中心......,也许就像当年对于永动机的理想幻觉一样,而智能投顾之类不过是新的博傻游戏而已。

IT、通讯、互联网、移动互联网-这些技术,正在撕裂每个人的生命,使我们的人生更加破碎。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