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郭大刚 > 有关创新的学习笔记和思考——20160907

有关创新的学习笔记和思考——20160907

最近,从媒体上关注到几位名望颇高的大师有关CEPC的讨论,不知真假,又联想到一直以来饱受争议的BLOCK CHAIN。一直以来,对于有关创新的思考一直都没有停止。那么,对于创新有哪些认识呢......

1、出发点:

金融和经济的运行,如同客观外部世界和主观认识一般,有其内在的必然的规律。这些规律不断被发现和总结、归纳、推演而形成学科。规律,只能被发现和不断修正主观对客观的认识,并不能被创造,更遑论创新了。

技术是科学原理和规律应用的结果,由外部环境的基础,伴随着技术演进和生命周期成熟,体现为处理问题和面对客观需求和问题的技术的不断迭代。技术可以被应用,但不能被创新。伴随着科学的纠错和发现,需求变化会带来技术应用场景-而非需求-的持续演进。

产品,包括服务,是技术应用的结果。产品的创新是永恒的话题。应用不断演进的技术创新性地满足社会需求就是产品(包括服务)持续发展的路径。

2、麻雀:

区块链,更多意义上是技术,也就是说,它有可能会被应用在更高效地满足某些客观的社会现实需求。当然,这体现在产品和服务的创新上,比如金融领域中,是否可以采用区块链的技术,用于解决电子交易过程中功能和安全方面的效率等方面的问题呢?也就是说,这是个值不值得的问题,而不是一个能不能够的问题。

当技术应用于场景中,在预期的时间范围内,降低的成本和增加的收益大于技术应用于场景的沉没成本(试错、迭代等等)和社会层面的机会成本的时候,新技术替代原有的技术来满足应用场景需求就会成为必然。

也就是说,这是遵循次序经济理论框架的。也就是说即使存在投资的不确定性,也是可以量化的纳入一个框架来取得博弈均衡的。这就需要纳入一顶的时间范围内,从量化的角度来测算和度量、比较受益和成本,以及外部诸要素可能带来的实现概率。

区块链,对于中国现实社会环境,特别是在金融领域中,从次序经济理论框架思考,是有可能被作为一种技术用于广泛缺失产品的前提下出现产品创新的。

这就是为何中外对待区块链不同看法的内在原因吧?

3、中美

经过长达240多年的持续发展,美国该做的事情都做了,基础建设、制度建设都相对充分,确定性和持续性都非常的高,但是,社会的发展是需要波动性的。没有波动性的社会就像现在的日本,2%的通胀率都搞不出来,经济停滞,社会发展没有未来,看看日本那些白发苍苍的司机和waiter,你就知道什么叫做没有没有未来。其实,美国经过长期持续发展之后,面临的也是发展空间收窄的问题。站在人类社会之巅,放眼望去,离天空很近,也会有一种压抑感吧。所以,美国需要寻找的是不确定性,但是还要把不确定性带来的最大损失纳入一个可以承受的范围,比如NASA。持续的不断积累的基础研究使之具备了庞大的科学理论体系,特别是支撑这个体系的人材团队和相关的激励机制。科学理论体系的充分支撑,使得技术应用有了充分的保障。而技术应用是否有效,基本上体现在资本市场的评价体系中。资本评价体系,是在工业革命之后数百年建立起来的高效评价体系。体现在高精尖的各种技术应用获得的超额收益率和比较收益相对较高,更有利于集中有限的要素资源,充分评价资源和要素的使用效率,来满足人类社会不断增长的精神物质需求,这就是所谓的教育体系、国防体系、市场体系等等。同时,资本评价体系还是风险分散的工具和渠道,使得技术的效率得以充分体现的同时可以有效的向全社会分散由于技术应用失效带来的损失,这就是所谓的投资体系和社会保障体系等等。正是通过这些产品创新基于技术应用转化科学理论,形成了稳定持续。但是,别忘了,产品有生命周期,技术有应用效能边界。当技术应用于创新产品之后,就会形成沉淀。创新产品出现时,既有的沉淀就成为新产品的沉没陈本。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信用卡体系和无卡支付体系。只有当技术应用更加有效,成本和收益匹配之后,新的产品才可能大规模的替代既有的产品和服务。也就是说,在时间轴上,存在一个均衡过程,从而体现为时间成本。也就是说,技术应用于产品创新并不是总能够得到市场的认可,实际的例子就是IBM和Apple、Intel和ARM、lending club的困境、巴菲特早起为何不投资互联网等等。而由于持续复利的原因和资本市场的杠杆,单一的资本评价体系会带来社会的所谓的分层,甚至会带来社会撕裂中断持续发展的体系。

已待后续ing......

推荐 0